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“百万级”罚单再现!金美信消费金融被罚290万元 成今年以来消金行业金额最大罚单

“百万级”罚单再现!金美信消费金融被罚290万元 成今年以来消金行业金额最大罚单

本报(chinatimes.net.cn)记者付乐 冉学东 北京报道

近日,厦门银保监局公示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,因信贷管理制度机制存在缺陷、贷款管理不尽职导致部分贷款资金被挪用,厦门金美信消费金融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:金美信消费金融)被银保监会厦门银保监局处以290万元罚款;相关负责人陈启桐被给予警告。

这是该公司开业以来收到的首张罚单,也是今年以来消金行业金额最大的罚单。

“百万级”罚单

从罚单披露的内容来看,本次行政处罚依据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》第二十一条、第四十六条、第四十八条。其中“第二十一条”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严格遵守审慎经营规则,“第四十六条”包括未经任职资格审查任命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、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多项内容,“第四十八条”则涉及机构董事、高管和直接责任人的处罚事宜。

对于此次厦门银保监局发布的处罚意见,记者曾致电金美信消费金融。截至发稿日,尚未得到回复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金美信消费金融是全国第23家获批开业的消费金融公司,同时也是首家两岸合资的消金机构,于2018年9月29日获监管开业批复,注册资本为5亿元,其股东包括中国信托商业银行、国美控股集团和厦门金圆金控股份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分别为34%、33%和33%。

近日,金美信消费金融成功落地首单两年期纯台资银团贷款。此次银团贷款由富邦华一银行担任牵头安排行和簿记行,共吸引了华南商业银行、上海商业储蓄银行、第一商业银行等多家台资银行参贷,总募集金额4亿元,期限2年期。

此前,金美信消费金融已于2020年10月获准进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。随着此次银团贷款的落地,金美信消费金融已基本形成了同业借款为主,同业拆借、银团贷款等融资手段为辅的多元融资体系。

据金美信消费金融年报披露,2020年其实现营收5.06亿元,同比增长96.80%;税后净利润为5857万元,同比增长126.40%。

虽然开业三年连续盈利,但是罚单也暴露了金美信消费金融的业务风险。

据金美信消费金融官网显示,其自营产品主要有极速贷、生活贷和随心贷。极速贷最高额度为5万元,年化利率为8.88%——24%;大额产品生活贷最高额度20万,申请要求为23-58周岁信用良好的非学生用户;随心贷-消费分期金,最高授信金额为2万元,年化利率为0%——21.5%。

目前,金美信消费金融的商城建设依赖合作方,其分期商城与桔子分期合建。此前,桔子分期遭工信部通报侵害用户权益,产品被下架。而消金公司深度依赖第三方的运营模式可能会存在骗贷、虚假交易,以及公司声誉受合作方影响等问题。

和同业对比,金美信消费金融资产规模较小。截至2020年12月31日,金美信消费金融总资产为31.74亿,较2019年增长39.76%。与腰部消费金融公司相比,金美信消费金融的资产规模仍有较大差距。

在自营业务规模方面,金美信消费金融也远远落后于头部消金公司,其获客能力和风控水平或是两大制约因素。

“重灾区”

此次金美信消费金融的290万元罚单,也是继2017年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900万元罚单后,消费金融行业近年来产生的最大金额罚单。

今年年内已有多家消费金融公司收到罚单。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,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收购杭银消费金融股权,构成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的经营者集中。市场监管总局给予银泰投资5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。

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,今年3月、7月和9月也陆续有消金公司遭监管处罚。

总体来看,在目前已开业的消费金融公司中,受到监管部门处罚的占比已过半。在2018年和2019年间,针对消费金融行业违规乱象的罚单出现较多,2020年内3家消费金融机构被罚。今年以来,已有5家消金公司遭罚,其中“贷款管理不到位”是被罚的重灾区。

10月13日,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表示,2021年以来,针对消费金融公司的罚单频次有所提升,表明合规管理工作成为当下消费金融公司的监管重点,消金领域的罚单今后可能会迎来较大程度的增长;而“贷款管理不到位”是被罚的重灾区,则表明消费金融的核心业务是信贷,因此合规工作也主要围绕信贷业务进行开展。

自2010年持牌消费金融机构问世以来,消金行业经历了一段飞速发展期,个别机构因为展业需要,忽视了贷款管理制度,其贷前尽调、贷中审核、贷后管理等流程形同虚设。此次金美信消费金融被罚,也是消金行业监管红线收紧的缩影。

苏筱芮表示:“消费金融行业的合规工作主要围绕信贷审核的前、中、后流程进行开展,贷前资质审核及授信、贷中资金监测等相关的风险管理流程是机构的生命线,也是合规的薄弱之处。如果不加强风控,可能遭遇恶意骗贷、资金被肆意挪用等情形,给机构的经营造成不利影响。”

同时她提醒到,机构应当从顶层制度进行完善,强化客户的身份识别及具体的授信管理流程,厘清各部门职责分工,将具体的责任落实到人。此外,还需要机构加强内控管理,针对薄弱环节及早查漏补缺,对内部出现的问题早发现、早处置。

责任编辑:孟俊莲 主编:冉学东

Mission News Theme by Compete Themes.